www.stppress.com-91 换妻 在线,黄网站在线观看 免费,久久国产精品亚洲AV四虎中文,欧美日韩一区二区三区影院,无码在线免费看可搜索

院線(xiàn)電影《酒干倘賣(mài)無(wú)》演員招募

時(shí)間:2023-06-01 17:52:01閱讀:3816
近日,由浙江大陶影業(yè)有限公司、浙江中影建元傳媒有限公司、逸目子語(yǔ)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聯(lián)合出品的院線(xiàn)電影《酒干倘賣(mài)無(wú)》正式啟動(dòng)全國演員的海選工作。并將于6月5日開(kāi)啟線(xiàn)下演員試鏡,并且全程通過(guò)大陶影業(yè)短視頻官

近日,由浙江大陶影業(yè)有限公司、浙江中影建元傳媒有限公司、逸目子語(yǔ)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聯(lián)合出品的院線(xiàn)電影《酒干倘賣(mài)無(wú)》正式啟動(dòng)全國演員的海選工作。并將于6月5日開(kāi)啟線(xiàn)下演員試鏡,并且全程通過(guò)大陶影業(yè)短視頻官方賬號直播面試過(guò)程。

該片故事情節感人至深,由著(zhù)名策劃人、制片人、大陶影業(yè)創(chuàng )始人黃芳盛親自操刀編寫(xiě)劇本,故事情節催人淚下,致敬《搭錯車(chē)》《媽媽再愛(ài)我一次》等經(jīng)典影片,同時(shí)致敬《酒干倘賣(mài)無(wú)》這首令人感動(dòng)落淚的靈魂歌曲。該片創(chuàng )作靈感來(lái)源于同名歌曲《酒干倘賣(mài)無(wú)》,這首歌的意境貫穿全片,痛而不言,笑而不語(yǔ)。丈夫欠下巨額賭債丟妻棄子逃離家鄉,啞巴母親帶著(zhù)兩個(gè)孩子相依為命。這一天,債主派人來(lái)要債,混混再次無(wú)功而返回到公司遭到黑老大訓斥,黑老大決定親自帶人要賬。黑老大到了村里,恰逢碰上兩個(gè)衣衫襤褸的孩子盯著(zhù)賣(mài)瓜的老人,老人呵斥孩子離開(kāi),見(jiàn)此情境黑老大想起自身童年命運和這兩個(gè)孩子如出一轍,遂決定出錢(qián)幫孩子買(mǎi)了一個(gè)西瓜,讓瓜農幫忙切片給孩子吃。兩個(gè)孩子非常恭敬地對黑老大鞠躬表示了感謝,并給黑老大分了一片西瓜。吃著(zhù)西瓜的黑老大到達母親家中,看著(zhù)家徒四壁的房子,瘦弱的母親剛巧從外面背著(zhù)一個(gè)破爛麻袋,里面裝著(zhù)紙殼瓶子,母親看見(jiàn)黑老大一群人滿(mǎn)臉驚恐,生怕這次孩子會(huì )被抱走。黑老大一個(gè)手下對著(zhù)母親怒吼:“你到底還不還錢(qián)。”說(shuō)完這個(gè)手下過(guò)去把母親推到在地,把她手中的袋子踢飛,瓶子灑落一地,母親嘶啞無(wú)力地流下淚水,撿起灑落一地的瓶子,手下再次把瓶子踢開(kāi)不讓她撿。突然手下被一塊西瓜皮砸了一臉,兩個(gè)衣衫襤褸的孩子出現跑到母親身邊圍著(zhù)母親,兒子說(shuō):“不許欺負我媽媽。”手下生氣了說(shuō):“兩個(gè)小雜種,看我怎么收拾你們。”手下剛想去揍兩個(gè)孩子,又被砸了一塊西瓜皮,黑老大走到混混面前,連扇了手下幾巴掌,手下被打懵,捂著(zhù)臉不知所措。黑老大從口袋里拿出一筆錢(qián),遞給母親:“送孩子去上學(xué),讓他們長(cháng)大了不要像我這樣”。說(shuō)完黑老大帶領(lǐng)手下離開(kāi)了村里。

因農村的小學(xué)都合拼到鎮上了,母親帶領(lǐng)兩個(gè)孩子去鎮上求學(xué),順便拜訪(fǎng)一下孩子的大伯。大伯一家在鎮上算小康家庭,對于遠道而來(lái)的母親和孩子,大伯非常熱情,但是大伯的老婆卻是不給好臉色,以為這一家人是來(lái)借錢(qián)的,還把啞巴母親種的紅薯扔出門(mén)外,大娘說(shuō):“這些破爛玩意,吃了怕鬧肚子,還是扔了吧。”大伯見(jiàn)狀對老婆一頓訓斥。兩個(gè)孩子去撿起地上的紅薯,對大娘說(shuō):“這是我們媽媽很辛苦種的,不是破爛玩意。”母親眼含淚水,卻無(wú)法訴說(shuō)。因需要辦理入學(xué)手續,母親和兩個(gè)孩子需要鎮上小住幾日,大伯讓他們住進(jìn)了客房,卻因為只有一張小床,母親讓孩子兩個(gè)孩子睡在床上,自己打地鋪睡在地上,晚上被凍得睡不著(zhù),懂事的兒子看見(jiàn)這一幕,起來(lái)把自己身上的被子蓋在母親身上,母親卻不愿意,這時(shí)候好心的大伯送來(lái)了一床被子才讓娘三睡個(gè)安穩覺(jué)。大伯回到房間被老婆一頓臭罵:“讓他們睡得這么舒服干嘛,以后都賴(lài)著(zhù)不走了。”大伯對于老婆是一臉無(wú)奈。

啞巴母親因為沒(méi)有城鎮戶(hù)口,兩個(gè)孩子的入學(xué)事宜沒(méi)有辦妥。大伯介紹了一個(gè)同樣帶著(zhù)兩個(gè)孩子的離異單身父親,他們結婚孩子才有上學(xué)的機會(huì )。從此啞巴母親組建了新的家庭,這個(gè)單身父親開(kāi)始對啞巴母親還挺好,由于需要供養四個(gè)孩子壓力越來(lái)越大,脾氣越來(lái)越暴躁,屢次酒后對啞巴母親動(dòng)手。啞巴母親半夜帶兩個(gè)孩子離開(kāi)了酒鬼父親,卻被發(fā)現,酒鬼父親拿著(zhù)木棍子一路狂追,母親跌倒在地,兩個(gè)孩子包住酒鬼父親哭喊著(zhù):“不要打我媽媽?zhuān)灰蛭覌寢尅?rdquo;這時(shí)黑老大剛巧路過(guò)碰見(jiàn),走過(guò)去三拳兩腳將酒鬼打翻在地,指著(zhù)他說(shuō):“以后再敢欺負女人和孩子,我廢掉你的雙手雙腳。”在黑老大幫助下,母親和酒鬼辦理了離婚,并在鎮上租了房子,母親去黑老大公司當保潔。

黑老大由于許多外債沒(méi)有催收回來(lái),催債公司倒閉,那個(gè)曾被他砸西瓜皮的手下更是恩將仇報,將黑老大的犯罪資料遞交給了警方,黑老大入獄。母親從此又失去了生活來(lái)源,只能回老家種紅薯,啞巴母親就是靠著(zhù)一根一根的烤紅薯,將兩個(gè)孩子拉扯長(cháng)大。十年后,女兒考上了名牌大學(xué),獲得保送資格,需要去外省讀書(shū)。母親送別女兒時(shí),還和童年一樣,還是煮熟的雞蛋和紅薯包好了放進(jìn)女兒的包里,女兒看見(jiàn)這一幕眼淚不爭氣流了下來(lái),為了不讓母親難過(guò),女兒跑去衛生間大哭了一場(chǎng)。兒子一心做著(zhù)明星夢(mèng),隨著(zhù)年齡的長(cháng)大,開(kāi)始怨天尤人,恨自己從小沒(méi)有父親的陪伴,恨自己沒(méi)有資本進(jìn)入娛樂(lè )圈,恨命運的不平等,開(kāi)始嫌棄母親的身份,和朋友經(jīng)過(guò)紅薯攤,卻假裝不認識自己母親。啞巴母親心里難過(guò),卻也理解兒子的心情。

兒子因長(cháng)相帥氣,獲得上蒼垂青,被星探發(fā)覺(jué),主演了一部偶像劇,同時(shí)和劇中女主演在現實(shí)中也談起了戀愛(ài)。兒子一夜爆紅,被經(jīng)紀公司要求塑造完美身世,兒子怕自己原生家庭遭女朋友嫌棄,也開(kāi)始杜撰自己的人生:小康家庭,父親是教授,母親是教師,身世良好,努力奮斗。兒子回家的時(shí)間逐漸減少,給啞巴母親很多錢(qián),啞巴母親卻都把錢(qián)攢著(zhù),她只想多看看孩子幾眼,只想孩子?;貋?lái)看看。女兒得知哥哥的行徑,和母親跑到哥哥的新聞發(fā)布會(huì )現場(chǎng),卻被保安攔住,保安把母親和妹妹推倒在地,哥哥想起了小時(shí)候,很想沖過(guò)去保護母親和妹妹,但最終欲望戰勝了理智,他選擇無(wú)視這一幕的發(fā)生。

妹妹和母親回到家里,母親因常年積勞成疾,開(kāi)始一病不起。兒子得知母親病重,托人帶回來(lái)十萬(wàn)元錢(qián),妹妹卻把錢(qián)仍散一地,對著(zhù)來(lái)人說(shuō)道:“我們不需要他的錢(qián),讓他帶著(zhù)金錢(qián)名利去過(guò)他的下半生吧。”母親被醫生宣判時(shí)日無(wú)多,在人生的最后時(shí)刻,只想看兒子一眼。這一天在拍戲現場(chǎng)的兒子總是心神不寧,突然助理拿著(zhù)電話(huà)走向他說(shuō):“你妹妹電話(huà)。”電話(huà)那頭妹妹哭著(zhù)說(shuō):“哥,媽不行了,他只想看你最后一眼,你回來(lái)吧。”兒子脫下拍戲的外套扔在地上,不顧一切向家中奔赴……

人物小傳:

母親:女,40至50歲左右,瘦弱無(wú)言,靠撿空瓶子和烤紅薯養兒育女,一生飽受苦難。兒女長(cháng)大成人,卻沒(méi)有時(shí)間安享晚年,不過(guò)看著(zhù)子女有成,打心底也高興,用一生貧苦去換子女一生平安。

兒子:男,20至25歲,長(cháng)相帥氣,小時(shí)候很維護母親,長(cháng)大后想當演員一夜成名,獲得星探挖掘如愿成為演員,為和過(guò)去的苦難劃開(kāi)界限選擇遠離母親重新打造人設,在母親的生命最后時(shí)刻幡然醒悟。

妹妹:女,20至23歲,乖巧懂事,學(xué)業(yè)有成,孝順善良,不理解哥哥的行為,三觀(guān)極正,為了母親愿意放棄遠方的事業(yè),選擇回鄉工作。

黑老大:男,35歲左右,催賬公司老板,有著(zhù)悲慘童年,內心的善良并未因為工作性質(zhì)而泯滅,正是應了慈不掌兵義不掌財的預言,最后入獄伏法。

酒鬼父親:男,40歲左右,愛(ài)好喝酒,經(jīng)常家暴。

大伯:55歲左右,心地善良,愿意幫助母親一家。

大娘:50歲左右,極其勢力,嫌貧愛(ài)富,仗勢欺人。

兒子童年:7至9歲,厭倦苦難,想當明星,想走捷徑改變命運。

女兒童年:6至8歲,乖巧懂事,發(fā)奮讀書(shū),堅信知識改變命運。

評論

  • 評論加載中...
?
?